悠梦之家>网游竞技>(gb)交响沉/沦 > 25 零落栖迟一杯酒
    夜半,少女从伴侣炙热滚烫的怀抱中醒来。

    颜西柳浑身都在发抖,漆黑的头发凌乱地贴在发红的面部,嘴唇干涩微裂,呼吸轻而急促。

    她用额头贴了贴他的,被温度吓了一跳。翻身坐起,才发现天早已亮了,时间已来到第二日正午。

    颜西柳在发烧。昨夜对身体不算很好的他来说太折腾了。祝栖迟端来热水和退烧药,伸手轻轻贴向他的脸:“颜先生?醒一醒。”

    男人从喉咙里挤出一丝近乎呜咽的回应,裹着被子动了动,才慢慢睁开发肿的双眼。漆黑的瞳孔没什么焦距,他本能地试图撑起身体,下一秒又跌回枕头。

    移动牵扯到本就发痛发软的肌肉,逼得他发出艰难隐忍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祝栖迟伸手撩开他额前乱发,用干毛巾将颈侧和胸口的冷汗擦去,棉质睡衣摸着很湿润:“能起来吗?吃个药换件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颜西柳勉强把水和药吞下去,摇摇晃晃地换了身干爽的衣服。祝栖迟也没要求太多,补充完水分后就扶着他重新躺回大床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后面发炎了?”她自言自语地喃喃。

    颜西柳陷在一种半边灼热半边冰冷的昏睡中,在似明似暗的意识边缘游荡。渐渐地,物理性的难受变弱了,力气重新回到身上,他沉浸在一种奇妙的不含任何杂质的感觉中,缓缓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清爽的晴天。